百山UFO揭秘网

第一次过度紧张怎么|我喂饱两个老头

历史趣闻 发布 次浏览

 据海内网133日报道:
 皮二狗拿起一看,吃一惊道:“是你男友打来的!”

 

  “不要接,把我放下来吧!”听说是男友打的电话,白杏倒也不慌不忙。等皮二狗解了绑,她就一边接电话,一边横陈床头,让二狗给她抹药。

 

  抹完药,皮二狗匆匆离开了诊所。

 

  来到大街上,看着车水马龙,皮二狗有一种两世为人的虚幻感。

 

  刘雯在大街上等,可是等苦了。皮二狗嬉皮笑脸的一蹦,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沓百元大钞来,道:“还你钱,这是一万块!”还完一万,还有一万二千元。另外的一万二,是王红裳的。

 

 文学

  接过钱,刘丫头一脸懵逼的道:“不是吧,狗哥,你真卖到钱啦?”

 

  “你说呢,不然钱哪来的?”皮二狗眉飞色舞的道。

 

  “那我忙去了,白白!”刘雯飞快套上头盔,呜的一声,一闪就不见了影。

 

 

  皮二狗哭笑不得,只好搭班车回家。

 

  在村口下了车,已是中午时分。只见一群的村民携家带口,在田地里、菜地里,用人力灌溉庄稼。只有少数家境好点的,直接用抽水机抽水。

 

  今夏大旱,有两个多月没下一滴雨。滋养大奈村的白洋河几乎断流,露出了大片河床。

 

  太阳热辣起来,大片稻田干涸,被晒出了网状的裂纹。稻子在太阳底下打蔫,稻叶发黄枯萎。眼看今年的庄稼要绝收,村民们这下发了愁。

 

  二狗蔸眼见王红裳也在烈日下挑水。

 

  王姑娘头戴草帽,怕晒黑了肌肤,她只能在俩胳膊套上防晒套。可是这样一来,干活就热得要命,汗水流淌。

 

  “红裳姐!”

 

  听见皮二狗在叫,王红裳就撂下水桶,风摆柳来到树荫下,笑出一口白牙道:“二狗,三七卖掉了?”

 

  “卖掉了,价钱还不赖呢。你猜多少钱一斤?”这货卖关子道。

 

  “我猜不出来,多少钱一斤?”

 

  皮二狗嬉皮一乐,伸出四根手指道:“四百一斤!”

 

  “这么高呀!”王红裳吓了一跳,几乎失声尖叫起来。

 

  “别叫这么大声!”皮二狗环视一圈周围,见村民陆续回家吃饭去了,这才放下心来。“红裳姐,挖三七这个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记得保密哦!”

 

  “好,我听你的!”拿着厚厚的一沓百元大钞,王红裳兴奋得脸绽桃花,再看皮二狗的时候,那媚眼里鲜艳欲滴。

 

  皮二狗就看呆了,心说,红裳姐真好看,她长得像水蜜桃似的,见到她就有想亲她一口的冲动。

 

  这货就腆着脸道:“红裳姐!”

 

  “嗯?二狗,你还有什么事?”王姑娘知道,她能赚钱,完全是二狗的功劳。所以,二狗在她心目中的形像,一下子变得高大伟岸起来。

 

  “我帮你赚钱,你不给点奖励啊?”

 

  “啊?奖励。你要什么奖励,说吧!”王红裳的脸蛋红朴朴的,不过,她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粘乎乎,很难受。

 

  “我!能不能看下你的身材?”他这货一眨不眨的盯着王姑娘的脖子下面。

 

  撩拨得二狗心里突突的。

 

  “呀,你!我回去了!”王红裳吓得花容失色,脚底板抹油,撒腿就跑。

 

  “王红裳,我会求雨,你信不信?”皮二狗抛出一颗重磅炸弹道。

 

  这丫被王姑娘拒绝,喉头酸涩,不过,他也不气馁,相信以自己的能力,有一天能打动她。

 

  王红裳才不信他的鬼话,她定住脚,回转身来道:“二狗,你让我当上村长之前,我的身子你不能看!你要是来强的,我就和你绝交!”

 

  “王红裳你别怕,我从来不用强的!”这家伙三步并两步,追上王红裳。

 

  王红裳了解二狗的人品,就转嗔为喜道:“二狗,上我家吃午饭。我今天买了牛肉,做红烧牛肉给你吃!”

 

“好啊。不过,村里庄稼快旱死了,我要为大奈村做一件善事!”

  “什么善事?”王红裳差点没跌一跤,心说二狗也会做善事,太阳打西边出来啦。

 

  “求雨!”

 

  听皮二狗说得煞有介事,王红裳才知道他不是闹着玩,就噗哧乐了道:“二狗,求雨不是神棍干的事吗?那就是迷信,骗人的!”

 

  “那咱俩打个赌!”这家伙知道红裳不会信他,就抛出了一个赌局。

 

  “赌就赌!你真能求下雨来,我给你看好的!”

 

  “虾米?红裳姐,你说的啊。我只要求到雨,你就给我看!”这丫兴奋到爆,心说红裳姐浑身是宝,是他的意中人。哪怕只能看她的一眼,也能大饱眼福不是?

 

  “先交代哈,只能看不能碰!”王红裳心说,天哪,我怎么能说这种话呀,要不要脸?

 

  “我就看看!”说着,皮二狗就走到附近没人的地儿,从口袋掏出神霄印来。据脑内出现的信息,神霄印不但可以追鬼捉神,还可以祈求雨泽。

 

  这家伙在林中又蹦又跳,跳起了大神。一面煞有介事,口中念念有词,倏尔地,皮二狗把神霄印朝天一掷!

 

  一眨眼的功夫,就见神霄印放出了一圈白色印轮。白色印轮疾速朝四周荡开去,荡出了一个直径五十米的光圈!

 

  伴随神霄印回落,皮二狗收印,抬头就见天地变色,原来明晃晃的太阳,三不知被哪里来的大团乌云遮住,轰隆,炸起一声响雷,大奈村的上空霎时间黑了下来!

 

  天色晦暗,风吹叶摇,没多一会儿,哗啦啦!

 

  大颗大颗的雨滴从天而降,紧接着,就见大雨倾泄而下,沙沙暴响。

 

  皮二狗求雨,消耗了很大的体力,本来累得不行。没想到神霄印真的能求雨,开心得像捡了金元宝。蹬蹬蹬,一古脑跑出来,对着惊呆了的王红裳招呼道:“红裳姐,下雨啦。那有间草房,我们去那躲雨!”

 

王红裳猛地打个激灵,这才荡过神来,一脸不可思议的道:“二狗,真是你求下来的雨吗?我怎么觉得是巧合?”

“怎么可能是巧合呢?雨不是下来了?”

 

“是哦,雨下来了。没想到你真的会求雨,大神啊!”

 

  看看王姑娘一身淋湿了,皮二狗拽起她就跑。两个在大雨中奔跑了好一阵,这才一口气冲进那间草房。

 

  此时两个人身上都透湿了,二狗见草房内堆放着柴火和草垛。就挑了块空旷地面,架起火堆来。

 

  “红裳姐,我赢了,想看看你的……”他这货除下湿衣,一边烤衣服,一边看着王红裳说道。

 

  “你!现在就想看呀?”王红裳羞涩的看看四下里。发现除了一间草房,四下里雨濛濛,不会有人过来。

 

  “当然啊,万一你反悔,我不没得看了?”这丫狡猾狡猾的道。

 

  “那行吧,刚好我也脱下来烤一烤!”

 

  二狗瞪大眼看,大流口水道:“我去,红裳姐,你怎么跟凝脂玉一样?真好看!”

 

  “二狗,没嫁过人的姑娘都是这样子的!”王红裳娇羞不已,心慌慌的不敢抬头看人。

 

  “不一样,你在我眼里,是第一好看的妹子!”皮二狗口涎横流,两个眼发直。白嫩嫩,还带点婴儿肥。该大的那么大,该细的那么细。

 

  “二狗,你真看上我的话,那就要努力哦!只要你满足我的要求,我就是你的人……”王红裳娇羞震颤道。

 

  “红裳姐,我会努力,壮大自己的实力。等我变强了,一定让你当上大奈村的村长!”二狗慷慨激昂的看着王红裳道。

 

  王红裳想不到二狗自信心爆棚,她心里荡起了涟漪,呀,二狗好棒,我就喜欢自信的男人!

 

  不知什么时候,二狗也成了白光光,王红裳不经意间就看见了他小子的隐秘。登时吓得簌簌抖颤道:“呀,二狗,你本钱这么大呀!”

 

  “哈,我的本钱本来就大哦,你喜欢吗?”这家伙没皮没脸的调笑道。

 

  王红裳到底是个没出阁的姑娘,再会打闹,也到不了二狗这么露骨的地步。她娇羞不已的别转脸道:“二狗,你的短库还没干呀?”

 

  “差不多烘干了!怎么啦?”这家伙明知故问。

 

  “你……把短库穿上嘛,我怕……”

 

 文学

  这时候,衣服也烘干了,她神思一荡,三下五除二穿好了衣服。见屋外雨也停了,就脸蛋红朴朴的催促道:“二狗,饿了吧,咱回家吃饭!”

 

  皮二狗就踩灭了火堆,穿衣出屋,两个踏着滴水的田间小道,径奔王红裳家。

 

  高一脚低一脚,转过那口池塘,王红裳忽然大叫一声:“二狗,你看!”

 

皮二狗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差点没乐坏了道:“皮大炮家的地,还有赵屠户家的,千年虫家,这几家的地都没下到雨!这边的地都浇透了!”

他也知道,神霄印求雨肯定只能是小范围有雨,因为神霄印的法力有限。初步估计,下到雨的地头,大概只有五十米的直径范围。

 

  只有少数人家的稻田和菜地得到了甘霖的浇灌。

 

  “哈哈,这两家人是坏事干多了,老天也要惩罚他们!”眼见坏人的地没浇到雨,王红裳的心情好到爆。

 

  她一高兴,就多炒了两个菜,还拿出好酒来,盛情款待皮二狗。

 

皮二狗吃得满嘴流油,加上刚才施展了求雨术,累得死狗一样,就想赖在王家困一觉不走了。

他这货大头一歪,还真在王家睡着了。

 

  睡了一个小时,王红裳怕酒鬼爹回来撞见。就一狠心,把二狗叫醒,赶了出来。

 

  二狗饱睡一顿,体力恢复得七七八八,咬着一条草根,吭哧回家。

 

  路过村长家的后院,冷不丁就一震,头皮就炸了起来。唉咦了一声,望了望村长家的屋顶上空。犯嘀咕了道,不对啊,难道村长家招惹了脏东西?

 

  好大的煞气!

 

  只要稍微靠近一点,就觉得冷气扑面。这种冷气不是空调的冷气,而是让人毛骨悚然的那种冷。

 

  不过话说回来,这是村长家。二狗跟王红裳一样,他也看不惯皮村长的所作所为。都认定皮大炮不配当这个村长!

 

  这么一想,他这货摇摇头,就想离开。

 

“狗哥!”只见小魔女刘雯从后院一蹦蹦了出来。

 

见这丫头就裹着条浴巾,皮二狗眼睛都直了道:“雯雯,你这个点洗澡啊?”

“嗯!我出去玩车,回来一身臭汗,不洗澡可不行!”刘雯声音细嫩的看着皮二狗道。

“额,那你叫我有神马事哦?”皮二狗就想,要是有透视就好了,目光穿透那条碍事的浴巾……想想就带劲啊。这货想到美处,自己都笑了。

 

“狗哥,我家好像不对劲,哪里不对劲,我说不出来。反正我洗澡都碜得慌,你帮我看门,好不好?”刘雯眼巴巴的看着他道。

 

“看哪头门?”

“你这家伙,当然是浴房的门呀!”雯丫头好气的锤了他一记粉拳。

 

“虾米?行,行啊!”皮二狗摸摸狗头,随即话锋一转道:“雯丫头,你都说碜得慌,那你最好留着门。万一有情况,我好冲进去救你!”

 

“你这家伙,让我留门,你是不是想偷看?”雯丫头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道。

 

“洗澡有神马好看的?我是怕你发生意外!”

 

“那,留门可以,你不能偷看哦!敢看,姑奶奶就挖你一只眼珠,让你当独眼龙!”说着,这丫头伸出手指头,照着他的眼睛就戳过来。

 

“我去!”皮二狗下意识闪开,心说这丫头,刁蛮得飞起。

当下,他这货跟着刘雯,从后门进入。浴室就在后院,挨着一片果树林,环境清幽。

 

刘雯就进浴室去了,浴门虚掩。

二狗接了几分钟的电话后,见院内没人,这家伙鹤步上前,从门缝那儿探一只眼睛进去。

啥都没看到,忽然打门后伸出一个手指钉,狠狠的钉了他一个暴栗:“你这臭家伙,找死么!”

 

“我是怕你发生意外,知道不?”这家伙摸摸钉疼了的额头道。

 

“有意外我会喊你!”又过了一会儿,刘雯出浴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喜欢

广告合作

广告合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