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山UFO揭秘网

教官我要灬我要灬我要灬 |我要让你下不来床

历史趣闻 发布 次浏览

据海内网133日报道:
连一台机车,都是几十万起步价。她小小年纪,就在市公安局办到了合法的持枪证,是白鹭村少数能拿枪的猎户。同时,她还有钱借给江小鱼急用。

“额,我治病驱邪是为自己积功德,不收钱!”

一听他不图钱,刘百灵就有几分信了道:“哇,小鱼哥,不收钱的医生,我还没见过呢!那你说,不要钱,要神马哦?”

江小鱼看了刘百灵一眼,见百灵丫头长着一双樱桃小嘴,脸蛋吹弹可破,白嫩嫩的满是少女的芳香。不由的,他就腆着脸道:“我要亲你,不能少于五分钟!”

 文学

“你!”别看刘百灵平时性子野,一到关键时刻,她也懂得冷静下来。就说养母江玉兰,她原本身体很好,啥毛病没有,就在前几天,没征兆的就倒在院内,口吐白沫,手脚瘫痪。

拉去医院,还昏迷了,医生诊断出是植物人。她无论如何没法相信,一把屎一把尿把她养大的养母会成为植物人,一定是养母撞邪了!

加上家里的气氛不对劲,小鱼又说这个,刘百灵再大的脾气也发不出来,就一咬牙道:“好吧,只要你能除掉脏东西,我就给你亲!”

当下,小鱼一蹦蹦入刘百灵的家中,发现煞气的源头在二楼。

两个蹬蹬蹬,来到二楼,江小鱼就感觉如堕冰窖,阴气浓得都化不开。这下连江小鱼都吃了一惊,指着走廊尽头的一间卧房给刘百灵看:“是那间房,里面好大的煞气!”

“那是我老妈的卧室,小鱼哥,你快进去看看我妈!”刘百灵吓得脸色刷白,平时很胆大的小魔女,这会儿乖得像只小猫。

江小鱼拿稳杀鬼印,吱呀,推开房门,陡地看见一只小鬼表情狰狞,咻的一下钻入了江玉兰的体内!

“不好,伯母鬼上身了,那个鬼正在吸食她的阳气。再不抓紧治疗,伯母性命难保!”再看江玉兰的脸,惨白惨白,就像刷了一层白漆,看了让人起鸡皮疙瘩。

闻言,刘百灵催命一样,急眼了道:“小鱼哥,那你快把脏东西赶走呀!快去呀!”

“百灵丫头,别吵!你说赶就赶啊,我得找准时机!”一句喝斥,百灵丫头不敢叽歪了。

江小鱼箭步走到江玉兰床前,口念咒语,猛地把杀鬼印往其脑门上一盖。

啊!

爆起一串杀猪般的惨叫,只见一团黑气从江玉兰体内喷了出来,一古脑地没入了杀鬼印。

小鱼再拿起杀鬼印,感觉杀鬼印重量增加,一看就知道是吃了小鬼的结果。

咳咳!

江玉兰幽幽的睁开眼睛,她醒来第一句话就叫:“百灵!”

刘百灵没想到养母醒了,激动得大哭道:“老妈,太好了,你醒了呜呜!”

见母女情深,两个抱头痛哭,江小鱼知趣离开。

由于捕获到阴物,有阴物滋养法印,法印孕含的法力大增,江小鱼不但体力上没损耗,反而像打了鸡血一样,精力出奇旺盛。

意外的是,他法力大涨后,不知怎么从丹田内流窜出一股仙气。那仙气来去如风,眨眼的功夫没入他的眼内!

他俩个眼珠就染得血红,睁眼看,发现目光投射出去,居然能透视物体!

江小鱼就震惊了,天哪,我能透视?!

江小鱼治好植物人的消息不胫而走,不出半小时,就一传十,十传百,整个白鹭村都在传,说江小鱼神医附体,治好了植物人。

这不他小子刚到家门,发现前来找他看病的村民络绎不绝。

“小鱼,我媳妇坐骨神经症,走都走不动,求你看看!”农民工付严杰跪求道。

“神医,我爸得了精神分裂,每次治好了,没多久就复发。帮帮我爸吧!”说话的是个姑娘,叫丁婉。丁婉是附近电子厂的厂妹,听说江小鱼神医附体,就跑上门求医来了。

“小鱼,我女儿好好的,忽然不说话了,呆头呆脑,请你上我家,多少钱都行!”

……

乡亲们你一言我一语,团团围住了江小鱼。他这货抛出一颗炸弹来道:“各位大叔大妈大姐,我一天只看一个病人,今天的名额用完了。明天来!”说完,吱呀一声,就把众人关在院门外。

下午两点,小鱼打算进山采药。打电话约王丽霞,不料王美女下午有课。

他正在便桶前放水呢,冷不丁就闪进一个人来。

就听刘百灵打了他一下道:“小鱼哥,你在家呀?”

“百灵,我救了你妈,你说的话算不算数?”

“当然算数,我就是来给你亲的呀!”刘百灵漂亮的大眼眸水汪汪的,看着江小鱼的时候,眼神中充满了崇拜。

江小鱼嘿嘿一乐,双眼血红的道:“百灵,你怎么没穿衣服?”

“臭小鱼,你眼盲呀,这不是衣服?”刘百灵眼神古怪的看着他说道。

喵了个咪,一不小心就使用了透视异能。咳了一声,他忙是动意念,把眼里的仙气收回丹田,透视眼消失后,这才热辣的道:“那就现在亲?”

“你急神马哦,你把门关好!”说着,就蹲到便桶前方便。

他这货反锁了房门,往床上一躺,就等刘百灵过来。

不一会儿,百灵丫头过来了,两个吻作一团。

说时迟那时快,就听院内传来江村长的叫唤声:“百灵!”

江村长的叫声就好比催命符,吓得刘百灵弹坐起来,飞快滑下床头,爬窗溜了。

江小鱼心里盘算,以后不能跟刘百灵这样了,以他现在的实力,不允许他得罪江村长。想好了后,他就带上家伙什,要上山采药。

出门就见田里围了一大堆人,陆续的,还有村民呼朋引友,咋乎着跑过去。还惊动了村长江老棍。

唉咦,那边发生啥事了?江小鱼脚底下生风,一阵乱花迷眼,挤入人群一看,映入眼帘的一幕把他看呆了!

只见眼前一大片金灿灿的稻子,那稻穗又长又粗,沉甸甸,几乎垂到了地面!

再看紧邻的大块菜地,昨天还只是小菜苗,一日之间,噌噌噌的疯长,挂满了累累的果实。

西红柿、茄子、黄瓜全部挂了果,果实密密麻麻,而且个头奇大!还有菠菜、土豆,绿油油,满眼葱翠,都长熟了!

喵了个咪,这几块地是昨天小鱼用求雨术浇灌过。

他才知道,用求雨术求下来的雨水,不是自然的雨水,而是灵雨!

灵雨可以让农作物逆天生长!

其中,他自家的一块地也包括在灵雨浇过的范围,有一亩多的面积。

望着那一大片水灵灵的菜地,江小鱼暗自狂喜,太好了,属于我的春天来了!

前来围观的村民惊讶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伙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怪事!”

“天哪,活了几十年,这种怪事,木有见过呢!”

“才六月份,这一片的稻子咋就熟了呢?真是古怪!”

……

怪不得村民们大吃一惊,现在才六月初,田里的庄稼还是青苗期。

“村长你看,就这一片的庄稼提前长熟。其它大多数田还是青苗!我怀疑这几户使用了新技术!”村组长阿七谄媚的看着江村长说道。

江老棍摇摇头:“你这扯淡么,新技术再新,能长这么快?”说着,教阿七:“你去,把这几户人家叫过来!”

没多一会儿,这几块地的主人闻讯过来了。

最先赶到的是香秀娣。香秀娣一看自家的菜地长这样,一对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吓得脸都白了道:“我的娘哎,这菜前天种的秧苗,才一天,就长疯了。天哪,我没眼花呀!”

其他几个户主见状,同样跌爆眼镜,高兴得要命。

“秀娣,你没眼花。我问你,有没打膨大剂什么的?”江老棍不动声色的提问。

“村长,我都不知道膨大剂是虾米东东。我没打那玩意!”香秀娣矢口否认道。

“真没打?那就奇怪了!”江村长一脸不可思议,逮着其他几个人,逐一盘问。

江小鱼见王丽霞也匆匆的赶了过来,才想到她家也有一块田给灵雨浇灌过。

这货三步并两步,把王丽霞拉到一边,小声的交代她道:“丽霞姐,我昨天求雨那事,其实是我蒙你的。村长问你,你别说。谁问你,你一律不知道!”

“小鱼,我有分寸!”王丽霞正在村小学上课呢,就让村组长叫出来。

村里出了怪事,她也听到了消息。起初她打死不相信,得啵走到自家地里。望着果实累累的菜地,她当场就蒙圈了。

怪事,小鱼说不是他求的雨。可是,要是普通的雨,怎么可能长这么疯呢?一时半会儿,王丽霞脑子不够用了,分不清小鱼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这时村长过来了,问王丽霞:“王老师,你的地有没打膨大剂哦?”

“村长,这我没打过。就算打了膨大剂,不能一日之间长这么大!”王丽霞一脸古怪的丢了小鱼一眼。

江小鱼怕她嘴巴不牢,一个劲地朝她使眼色。

“说得有道理!膨大剂不可能这么神,玛拉个巴子,就你们这五六户的地长这么大,我们的地还是老样子!”说着,江老棍一阵眼热。

最后,轮到盘问江小鱼。

江老棍最看不起的就是江小鱼,因为这小子不去打工挣钱,在村里打流浪,败坏了白鹭村的名声。

“玛拉个巴子的,小鱼,你个王八蛋,走狗屎运了啊。在这几家的神田当中,你家的面积是最大的。给我说说,你有没在地里打膨大剂?”江村长看着小鱼的时候,就像看到一堆大粪,一脸的嫌弃。

“报告村长,我也没有哦!”江小鱼在心里吐槽,娘西皮,等我赚到足够的身家,成为一方大佬,一定会把你这个不称职的村长赶下台去!

“村长,这小王八蛋口袋没钱,他是买不起膨大剂地!哈哈!”

组长阿七得啵走去摘了一只西红柿和一只黄瓜。把黄瓜交给江村长,腆着脸道:“村长,这黄瓜好大条,又嫩又脆,也不柴,你尝尝?”

嘎嘣!

江村长就啃了一口,嚼得嘎嘣脆道:“玛拉个巴子,这黄瓜超级甜哦,还有一股香味!”

嘎嘣嘎嘣!

三口两口,没多一会儿,大条的黄瓜就让江村长吃光。这丫口水流了三尺长,心说要不是村民看着,我肯定会扑上去摘一箩筐,拿回家吃!

对了,还可以拿去镇上,给镇上的一帮干部尝尝鲜。

这老油条是全身长眼的主,很快就有了主意。于是他指定村组长阿七:“你,把你家三蹦子货车开过来,多带几条筐!”

阿七懵逼道:“村长,带筐干嘛呢?”

江老棍就在阿七的脑袋瓜上拍了一下:“蠢货,叫你带筐,就带筐。问那么多干毛!”

一帮眼热的村民笑嘻嘻的问:“村长,带筐干嘛呢?”

咳咳!

江老棍摆出一腔正气的样子,双手叉腰道:“是这样,这几块的庄稼长得怪。我等下叫人采点样品,然后,我会请市里的农业专家来检测。有没有问题?”

“行,没问题!”听说是采样品检测,几块地的主人当然没理由反对。

江小鱼见王丽霞守口如瓶,他就脚底板抹油,溜上山采药去了。

花了半小时进山,一路上遇到好几头野兽,还碰到了一头出来觅食的野猪。但是奇怪,这些野兽一看到他,活脱见到了阎王爷,仓皇逃跑。

对这事,江小鱼的理解是,杀鬼印和神霄印都收了小鬼,滋养了法印。用来驱赶野兽的霄光火文印法力大增,升级到不用盖章,野兽闻到异味,自觉退散。

小鱼求之不得,吭哧找到那块三七基地。先不急着挖,而是掏出霄光火文印,照猫画虎的求了一场灵雨。

法力发散到天空,就见不知哪里飞来大团的雨云,乌央乌央,盘踞在江小鱼的头顶上空。

求雨术会消耗大量的体力,这家伙差点没累成一条死狗。见雨来了,忙是躲入庙檐下,一抬眼,只见沙沙作响,下起灵雨来。

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一会儿,外面的阳光再次照射下来,只见一地野生三七的叶子,湿淋淋的,水珠晶莹剔透,一片闪亮。

 

古庙这一片的三七基地,差不多被他俩挖空一半。再挖几次,差不多就会挖完。

江小鱼就打了个主意,等下去天河市的药市逛逛。看找点三七种子回来,就在古庙这里种回去。

说干就干,江小鱼先不挖了,打道回府。

回家换上干净衣服,就出门左拐,上香秀娣家借三蹦子车。

香秀娣是村里的小寡嫂,今年三十岁,长得俏生生,还很显嫩,跟没出嫁的姑娘有一拼。前年老公因为肝癌晚期,没多久就一命呜呼。她家有一个儿子,在村小学念书。香秀娣舍不得扔下儿子,一直没有改嫁。

这时艳阳天,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江小鱼一路绿柳夭桃,得啵走到香家的院门口,见院门虚掩,一侧身就进去了。

香家的院子很大,里面种满了墨绿的柚子。他这货就要开腔呢,忽然就从柚林里传来一阵动静。

“你!你想干嘛呢?快放开我,不放我就……”一转眼,那女人的嘴巴变成了呜呜叫,估计是被塞住了嘴。

江小鱼大吃一惊,这娇软的声音一听就是香秀娣发出来的!

我去,这寡嫂杨柳其腰,芙蓉其面,长得就是一副秀色可餐样儿。她又是寡嫂,家里没男人,大白天都招流、氓!

想着,他这货一猫腰摸入果林,躲在柚树后面,探出一只眼,想看看是谁胆肥,大白天就敢来寡门撩骚。

江小鱼不看还好,一看下三尸神暴跳。只见村卫生站的那个瘸子,外号老拐,大名叫兰师春,这狗东西正一手捂着香秀娣的嘴,香秀娣给壁咚在墙角,一脸无助,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老拐以为神不知鬼不知,还在那说风话:“秀娣,你家没男人干活,让我顶替你男人好了。给女人解闷儿,是我的拿手好戏!”

嘶啦!

香秀娣的上衣就撕了个稀巴烂,顿时显山露水出来。

“哇,好,真好啊,我喜欢!”老拐兴奋得面皮发光,满是一副得逞的笑容,蔸头就要扑上去。

 蹬蹬蹬!

江小鱼迈大步跑上前,叉开爪子,揪住老拐的后领,拎小鸡一样,狠狠的往墙头上一抛。

咚的一声闷响,老拐的肥头就跟泥墙接了个大吻,隆起一个大山包。

“谁,谁打我?”一阵晕头转向后,老拐的花眼这才对准焦,看清来人是江小鱼。

噌!

一看是村里的无业游民江小鱼,老拐噌的弹跳起来,满是一副瞧不起的眼神,上下溜着江小鱼道:“你个穷光蛋的玩意,没钱没爹没妈,住个泥巴房,穿个破衣服,敢跟我斗?玛蛋的,死开!敢坏我好事,弄死你!”

“我有没有钱,管你鸟事?你想欺负我秀娣嫂,得看我拳头答不答应!”江小鱼捏着拳头,不屑的目光溜了回去。心说喵了个咪,老拐要上天了啊。这破烂玩意,还是个学医的,撩个妹都动强的,丢他祖宗呢!

“你拳头,就一个小屁孩有拳头么?玛蛋的,看你拳头大还是我拳头大!”

老拐别看是个拐子,长得却是牛高马大,胳膊有成人的腿粗。拳头一握,给人的感觉就是恐惧。

 文学

要是搁以前,江小鱼真不敢惹这个流、氓拐子。

“那就动手,比比什么!”

眼看两个男人要打起来了,香秀娣打个哆嗦,吓得脸刷白道:“小鱼,他胳膊粗,你打不过他的,别管我了,快跑!”

“哈哈,看拳!”老拐邪恶的大笑一声,拎着锤大拳头,照准江小鱼的面门,呼呼响的一拳飞来。

江小鱼体内一股气劲流窜到拳头上,瞄准老拐的来势,碰对碰撞了上去!

啊!

蹬蹬蹬,老拐被小鱼的千斤大力倒着推,后退了十几步,最后一屁墩跌坐在地。

面孔扭曲,面色惨白似纸,看着折了的两根手指,疼得哭爹喊娘。

“还想挨揍么,快滚!”江小鱼一顿赶,老拐像见到鬼一样,满是一副惊惧的表情,爬起来,灰溜溜的跑了。

“小鱼,你有出息了,还能帮嫂子打流、氓!”香秀娣见小鱼会打架,身上满是一副男子汉的气概,不由的对他刮目相看。

江小鱼半天不回话,就见他小子两眼发直,口水流了三尺长。

香秀娣低下俏首,发现没穿衣服,娇呼着蹦起老高,最快速度溜房里去了。

再出来的时候,这寡嫂换上一件白色的吊带背心,笑盈盈的招呼道:“小鱼,进来喝茶!”

“不了,秀娣嫂,你家的三蹦子借我骑一下?”他这货赶着去城里办事呢。

“你骑就是了。不过嫂子有话问你!”

一听有话说,江小鱼得啵来到客厅。香秀娣得儿一声,把他领到卧房。一屁墩坐到床头,道:“小鱼,坐下说!”

他这货就在床头坐了,好奇问道:“秀娣嫂,你有神马事?”

“小鱼,村长媳妇真是你救的?”

“是哦,这个骗不了人啊。”一个村的人,低头不见抬头见,一问就知道真假。

“你没学过医,怎么会看病?以前大伙都以为你是打流浪的呢!”香秀娣狐疑的看着江小鱼道。

江小鱼身上发生的巨变,让这位寡嫂吃惊。在她印象中,以前江小鱼不怎么跟人打架,村里那起二流子欺负他,他都有多远躲多远。

今时不同往日,江小鱼单挑老拐,一拳打得老拐找不着北,才把她从虎口救了。

最近几天,村里疯传,说村霸赵大胆也是江小鱼整老实了。

他小子忽然冒出头,不但会打架,还会看病,整个白鹭村的人都很惊讶。

都说江小鱼要上天了。

香秀娣的问题,也是白鹭村很多人都想打破砂锅问到底。于是他这货就胡诌道:“是这样——”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无非就是偶遇流浪老头,江小鱼给老头买饭吃,老头就传他一身本事。然后他这货在村里一顿装比。

只不过江小鱼嘴滑,鼓动三寸不烂之舌,描述得有鼻子有眼。

“你这家伙,原来你一身本事,不让村里人知道,都是扮猪装的啊?”香秀娣浓桃艳李的打了他一个暴栗。

“额,没神马事的话,那我骑车去了!”江小鱼蹦起来就走。

香秀娣把按回床头,掀上衣道:“小鱼,我这里有病,每天都疼,给我看看!哎哟,胀痛!”

“额,允许检查不?”咕咚,小鱼吞口水道。

“允许啊,医生给病人检查,不是很正常么?”香秀娣没事人的看着江小鱼道。

倒是江小鱼有些不好意思,认真的一边检查,一边把丹田内的仙气叫入眼部,开始用透视眼穿透到香秀娣的病灶部位。

没多会儿,脑内出现提示信息——腺体增生。

可用仙医术直接修复。

“嫂子,你这是小叶增生,不及时治疗,会拖严重!”

“就是这个病,老是吃药,吃不好,吃多了胃难受!小鱼,你能治不?”

“能啊。”江小鱼胸有成竹的道。

“那你快点呀!你要是治好了我,我人都是你的……”香秀娣才知道嘴快,不小心说出了羞人的话。可是话都说出口,她就心一横,本来就看小鱼顺眼,真跟他有点什么,她也乐意。

“虾米,你人是我的,真的啊?”这家伙只当她是开玩笑的,根本没往心里去。

“嗯!”香秀娣的眼眸鲜艳欲滴,看着小鱼发愣。

此时,江小鱼从丹田内调出了那股仙气,仙气直达指尖。他就伸手一按,按住病灶部位。一道电流没入了病灶,开始修复腺体。

香秀娣电得牙齿格格打战,颤声道:“小鱼,你这样治行不行哦?”

“行不行,等下就见分晓!”

几分钟过后,江小鱼释放的仙气倒流,很快归位,治疗结束。就见香秀娣的病灶部位溢出了黑色液体。

黑色液体发出腥臭的味道。

用抽纸把脏东西抹得干净,江小鱼道:“好了!”

“天哪,小鱼你真是神医附体呢。我这里不胀不疼,反而很舒服很爽。真的好了呢!”香秀娣一高兴,抱住他小子就吻了起来。

吻了几分钟,江小鱼忽是打个激灵,我这么做,跟老拐没俩样啊。

于是这家伙就推开香秀娣,骑起三蹦子货车就走。

后面香秀娣追上来问:“小鱼,给你钱!”

“秀娣嫂,我看病不收钱!”

“小鱼,你真是个菩萨呢,我喜欢你!”香秀娣尝遍了人世间的冷暖和酸甜苦辣,听说江小鱼看病不收钱,感动得泪水横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喜欢

广告合作

广告合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