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山UFO揭秘网

哥每晚要到我那去|深入浅出by清冬鲤鱼乡

历史趣闻 发布 次浏览

据海内网133日报道:
她天生一张娇美而又带着一丝喜庆的脸蛋,且又爱笑,那一笑,露着两个浅浅的酒窝,真是迷死个人呀。

 

她刚嫁到李家的时候,村里人都说她是个生娃的料,但是不知道为啥,这结婚也快两年了,还没有怀上过娃儿。

 

待她上得了杨小川他家门前的台阶后,便是笑微微的往堂屋内一瞅,忽见杨小川那家伙正在怔怔的看着她,不由得,闹得她有些娇羞的脸红了,羞笑道:“你个死小川那样的看着我干嘛呀?不认识我了呀?”

 

杨小川这才欢喜一笑,露着一口还算洁白的牙齿:“呃?美丽嫂子,你不是去广东那边打工去了么?怎么……”

 

刘美丽仍是有些娇羞的一笑:“回来了呗。”

 文学

 

“那……李哥呢?他也回来了么?”杨小川又是问道。

 

“他没有。你李哥他还在那边呢。”

 

“那你怎么回来了呀?”

 

“我想回来就回来了呗。”刘美丽一边微笑的回道,一边跨过门槛,走进了堂屋。

 

见得她进了堂屋,杨小川也就问道:“对了,美丽嫂子,你……哪儿不舒服么?”

 

“嗯。”刘美丽略显娇羞的点了一下头。

 

于是,杨小川也就忙是欢喜的招呼道:“那,美丽嫂子,坐吧!”

 

由于本身就是来这个看病的,所以刘美丽也没有客气,也就在黑木桌前坐了下来。

 

嗅着一股扑鼻而来的馨香气息,趁机,杨小川也就打量她一眼,忍不住心说,看来这从外面打工回来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呀,穿得跟城里女人似的,真心个好看呀!美丽嫂子就是美呀!

 

这刘美丽坐下后,瞧着杨小川,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忽然回想起了去年在村口的树林里的时候,她一时内急,也就钻到那树林里去解决,可是完事后,她才发现杨小川这小子猫在草丛中怔怔的偷看着……

 

想起那事来,她不由得两颊一阵泛红,倍觉娇羞。

 

但已时隔一年了,所以如今,她也是不大好意思再提起那事了,只是回想起来,她总是感觉有些娇羞似的。

 

要是说起那事来,杨小川还在想呢,美丽嫂子就是美丽嫂子,谁说女人的都一样呀,人家美丽嫂子哪儿都好看好不?

 

这刘美丽忽然回想着去年那尴尬的一幕,再想想她要瞧的那病,她不由得更是羞红了脸颊。

 

杨小川见得这美丽嫂子刚坐下就羞红了脸颊,他不由得问了句:“美丽嫂子,你究竟哪儿不舒服呀?”

 

忽听杨小川这么的问着,刘美丽的脸颊更是囧红囧红的:“那个……就是……我那个的时候,小腹老是有种胀痛的感觉,有时候……特别的痛,痛得我都受不了,浑身冒汗。”

 

“那个的时候?”杨小川皱眉一怔,“你是说……你和李哥那事的……”

 

没等杨小川说完,刘美丽就忙是娇羞道:“哎呀,不是啦!我是说……就是……我每个月来那个的时候啦!”

 

“哦!”杨小川恍然大悟,然后观察了一下刘美丽的面色,忽然言道,“那个,美丽嫂子,你把舌头伸出来我看看?”

 

忽听他还要看她的香舌,她那个娇羞呀,扭扭捏捏的:“咋……咋还……咋还要看舌头呢?”

 

“因为我得观察病症呀。”杨小川解释道。

 

“哦。”刘美丽应了一声,然后没辙,也只好两颊红扑扑的将香舌给羞嗒嗒的吐了出来……

 

杨小川瞅着,暗自微怔了一下。

 

若不是出于医生的职业道德的话,杨小川还真想冲动扑过去给来个唇舌大战。

 

待观察完毕舌苔之后,杨小川又道:“好了。那个……美丽嫂子呀,现在你把右手给我,我把把脉。”

 

刘美丽听着,很是配合的将右手伸给了他……

 

虽然是把脉,但是在杨小川触碰到美丽嫂子那只白嫩的小手的那一刹那,他感觉就好像是触电了一般,一种前所未有的酥麻之感传遍了周身似的。

 

这还是他第一次把脉的时候,有这等感觉。

 

在杨小川把脉的时候,刘美丽也是感觉有种酥麻之感似的,由此她不由得泛起了一阵涟漪来,脸颊随之涨红……

 

待把完脉之后,杨小川瞅着美丽嫂子,便是微笑的言道:“那个……美丽嫂子呀,这病,你在广东那边去医院瞧过吧?”

 

刘美丽有些好奇的一怔:“你怎么知道呀?”

 

杨小川则是嘿嘿的一笑:“那个……还有,是不是持续好几个月了,快半年了呀?”

 

刘美丽又是诧异的一怔:“这你也知道呀?”

 

杨小川又只是嘿嘿的笑一笑,然后又是问了句:“是不是还没什么食欲呀?”

 

见他问得这么准,刘美丽不由得有些激动的回道:“对!”

 

随之,她便是牢骚道:“都烦死啦!在广东那边都去医院看了好几回了,都不管用!”

 

杨小川听着,则是笑了笑,然后言道:“没事,没啥大事。美丽嫂子,你不用那么担心。”

 

一边说着,他一边拿起笔来,这开始写药方了:吴茱萸9g,当归6g,芍药6g,川芎6g,人参6g,桂枝6g,阿胶6g,牡丹皮6g,半夏6g,麦冬9g……

待开好了药方之后,杨小川缓缓的站起身来,冲美丽嫂子微微一笑,言道:“那个……美丽嫂子呀,你先坐一会儿哈,我去给你抓药,暂给你抓个七付药吧。”

 

刘美丽瞅着,不由得有些欢心的一笑,回了句:“好。”

 

于是,杨小川也就扭身去药房给抓药去了……

 

而刘美丽坐在那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见她总感觉有些娇羞和不自在似的,脸颊红微微的……

 

其实她自个心里自然知道怎么回事,那就是杨小川在帮她瞧病的时候,尤其是在帮她把脉的时候,那种酥麻的感觉,使得她开了个小差,心底泛起了一阵涟漪。

 

由此,她暗自娇羞的心说,我怎么会这样呀?真是羞死哒,看来我该回去面壁思过去?

 

一会儿,待杨小川给抓好药之后,拿着药回到黑木桌前,给搁在了美丽嫂子的跟前,一边言道:“这儿是七付药,每付药煎两遍,七天的,早晚一次,煎药的时候要用慢火,慢慢的煎熬,煎第一遍的时候,大概要煎到半小时到四十分钟的样子,第二遍十来二十分钟就行了。还有,不要吃辛辣的,不要吃生冷的,最好以清淡口味为主。”

 

听得杨小川这细言细语的说着,刘美丽感觉心里暖暖的似的,好似从来没有哪个男人这般的关心过她似的,由此,她倍是感激而又欢心的一笑,乖顺温婉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

 

随即,她忙是问了句:“对啦,多少钱呀?”

 

杨小川皱眉想了一下,心想大部分中草药都是自个在山里采集的,也没啥大成本,于是他也就随口说了句:“你就给个三十块吧。”

 

刘美丽听着,更是欢喜不已的,心想真便宜,因为她在广东那边进医院的时候,动不动就得一百以上,最后还没啥效果似的,于是她也就忙是掏出了钱来,点出了三十块钱给杨小川,还不忘说了句:“谢谢你了哈,小川!”

 

别看杨小川在这小渔村小打小闹的,医药费收得也不贵,但他已经攒下了五六千块了。

 

在九五年这会儿,身边能有个五六千块,也算是不错了。

 

因为这会儿的一个万元户就很了不起了。

 

且九五年这会儿,在乡下盖个红砖房子的话,有个那么两万来块钱也就足够了。

 

可以说杨小川也算是这小渔村一个隐形的小富豪了。

 

之后,在看着美丽嫂子走出他家堂屋时,瞧着她那窈窕的身影,撒下了一路的余香,杨小川不由得有些憧憬的一笑,嘿……要是美丽嫂子也闹她们那种不舒服的病就好了?

 

而刘美丽走出杨小川他家堂屋后,下得门前台阶,朝村道走去的时候,她竟是有些留连忘返的回头看了看,忍不住欢心的一笑:“嘻……”

 

那样子,好似她有些喜欢上了杨小川了似的。

 

女人心,海底针呀,有时候还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

 

之后,过了一会儿,杨小川忽见天色已晚,于是他也就忙是去屋旁的禾平上收药去了。

 

因为他晒了不少中草药在那儿呢。

 

对于他来说,尽管生活在这个宁静的小山村里,但是每天的生活还算充实。

 

且每天他都是早早的就起来了,去后山里练气、练功,持之以恒。

 

至于练气、练功,那可是他爷爷传承给他的绝学,就是一种内气疗法。

 

这种内气疗法主要用于接骨疗伤、逼毒驱疾。

 

在练气、练功之余,他也是拥有了一身功夫。

 

他爷爷曾对他说,所有的功夫,不论是八卦也好,还是形意也好,又或者是咏春也好等等,所有的招式不过只是个花架子而已,但若能内聚一口气的话,那才能具有力道。

 

实际上,咱们中华功夫的精髓,也就讲究在这儿,那就是内炼一口气。

 

当然了,至于他爷爷传授给他的这套功夫,目的还是在于强身健体,并不是要他去打架斗殴什么的。

 

再说,生活在这个宁静的小山村里,也是没有啥争斗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所以也是用不上功夫去跟谁打架斗殴的。

 

按照杨小川的作息规律,一般是早起第一件事就是去后山练气、练功,完了之后,才回家洗漱啥的,然后便是弄早饭吃,吃完了之后,歇息一会儿,若是有人来瞧病便是给人瞧病,要是没人来瞧病,他便会检查一下药房里的药材,看看哪一味药快没了,需要上山采集了,若是药材都还充裕的话,闲暇时间,他也就研究那本《医经》。

 

基本上来说,他的生活还是充实的。

 

按照同龄的孩子来说,他也算是成熟、懂事的孩子了。

 

毕竟他这年才十九岁。

 

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嘛。

 

不过就他这情况,不当家也没辙,因为没人痛没人爱,不自己照顾好自己,还想怎么着呀?

 

当然了,毕竟还算是孩子嘛,所以他也是有些轻度腹黑的。

 

 文学

……

 

待一会儿,杨小川收完了晾晒的中草药后,天也就黑了,这一天也就算是过去了。

 

如此日复一日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究竟会是个什么样子?

 

只是想着村里的美丽嫂子忽然回村来了,貌似给他的生活带来一丝喜色和激晴,还有一种莫名的期盼似的。

 

不难看出,他小子对于美丽的女人,是没啥免疫力的。

 

也不难看出,他小子的内心里是很想和美丽嫂子睡觉的。

 

……

 

晚饭的时候,杨小川又是给秦书记熬了点儿米粥。

 

完了之后,又是给秦书记熬药、烧洗澡水的,一顿伺候着。

 

这一顿忙完之后,他便在想,娘希匹的,也不知道这个秦书记要在老子这儿住到啥时候去?

 

秦书记洗完澡,换上了一身杨小川给他拿的干净衣衫后,他来到堂屋,见得杨小川坐在那盏六十瓦的灯泡下看书,他也就问了句:“小杨呀,我这药……还要吃多长时间呀?”

 

忽听秦书记这么的问着,杨小川继续看了一会儿书,然后才扭头瞥了他一眼,有些老气横秋的问道:“咋了?您还嫌苦,不想喝了?”

见得杨小川那么的问着,秦书记忙是囧色的、歉意的一笑:“不是不是!不是我嫌药苦!我知道良药苦口!那个……小杨呀,你误会了,是这样的,我想……就这么在你这儿呆着也不是个事,所以我想……”

 

“想走?”杨小川又是那样老气横秋的问了句。

 

“对。”秦书记点了点头。

 

于是,杨小川也就说道:“那成,明日个我给你写个药方,你拿着回家自个去抓药就好了。”

 

听得他这么的说着,秦书记忙是感激道:“那真是谢谢你了哈,小杨!”

 

“……”

 

之后,秦书记想着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也就跟杨小川多聊了几句,问了一些关于他的情况什么的。

 

在了解杨小川的情况后,秦书记忽觉彼此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似的,不免顿生感慨。

 

同时,这秦书记也是相当钦佩杨小川这等小小年纪竟是有着如此高超的医术。

 

但,关于秦书记自个目前的遭遇,他仍是只字未提。

 

杨小川多少有些好奇,所以也是旁敲侧击的问了那么几句,但是,秦书记都是婉转的回避了回答自个目前的遭遇。

 

见得秦书记如此,杨小川也就没再继续问啥了,只是心里在想,人家为啥想要弄死他秦书记?

 

是谋财呢?

 

还是害命呢?

 

又或者是谋权呢?

 

两人聊之深夜,然后秦书记说他困了,也就去睡去了。

 

杨小川继续看了一会儿书,然后也回他那里屋睡去了。

 

……

 

月色下的小渔村,如同往昔,静悄悄的。

 

彷佛整个村子都沉睡在了月色当中似的,是那般的安详。

 

夜风阵阵吹拂着,山间的柴草树木以及田间的水稻在这静夜中沙沙地作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喜欢

广告合作

广告合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