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山UFO揭秘网

曦儿乖不哭是哥哥不好|闺蜜不在我和她的男朋友做了

历史趣闻 发布 次浏览

据海内网133日报道:
胖子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也就没有跟周阳一般见识,一见面彼此就现实开了一通玩笑。

 

 

带酒肉上桌之后,胖子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随后又示意周阳麻溜的添上。

 

 

待两人的杯中酒一般高低的时候,胖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举起杯子冲周阳遥遥示意,嘴中念念有词:“祝我们不久的将来实业快乐!”

 

 

 文学

说罢,胖子一仰脖,将慢慢一杯冰啤酒喝了个涓滴不剩。

 

 

周阳摇头苦笑了一番后,也学着胖子豪爽的样子,将杯子喝了个底儿朝天。

 

 

一连推杯换盏数次之后,胖子脸色有些凄苦的说道:“小阳,你说咱哥俩图什么啊,好不容在大城市里找了一个落脚的地方,可他娘的没干两年,咱又得失业了!”

 

 

现在周阳所在的公司,加上老板就总共还剩下三个人,一个是老板,另外两个就是策划部门的胖子和周阳了!

 

 

周阳之所以留下来的原因,前面已经有过交代,这里就不在赘述了。

 

 

至于胖子,那可就有些可笑了,他之所以现在还留在这里,为的无非就是失业保险罢了,这小子是宁愿冒着五个月的工资不要,都等着去拿那每个月一千多的失业保险呢!

人都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有的高瞻远瞩,有的却只顾近前。

 

 

而胖子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只顾近前的人,他只看到了每个月的一千多,足足可以领一年的失业保险。

 

 

却不曾想自己这五个月的工资多半得要打了水漂,甚至是连泡都不会冒一下的那种。

 

 

周阳想到这里,心中也是有些戚戚然,按照他一个月四千多的工资来算,五个月加起来可是有两万多块钱了啊!

 

 

古有为博美人一笑,不吝千金者,也有商纣王那种为了一个妲己将整个国家点燃烽火大戏天下群雄,将领地付之一炬。

 

 

周阳也不知道自己的坚持到底是对是错,但是为博美人一笑的决心,他至死不渝!

 

 

这或许就是真爱。

 

 

这是周阳时常安慰自己的一句话。

 

 

胖子见周阳半天不说话,只一个劲儿的闷声喝酒,于是便关切询问:“小阳,凌飘雪的小娘皮好像对你不太感冒啊,你这坚持值得吗?”

 

 

周阳听罢,直接就弃了杯子,拎起一整瓶啤酒,咕咚咕咚的吹了起来,胖子这番话,显然是勾动了他的伤心事。

 

 

一瓶酒下肚之后,周阳脸色不改,喃喃说着:“人都是会被打动的,我就不相信我持之以恒不能改变她的心意!”

 

 

胖子拍了拍周阳的肩膀,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兄弟,就为了你这份痴情,咱今天必须得走一个!”

 

 

说罢,胖子又重新开了一瓶酒递到周阳的面前,他自己则是已经开始吹了起来。

 

 

周阳满腹心事无从诉说,唯有一醉方可解千仇,接下来自然就是酒到杯干。

 

 

三巡酒过,速度自然便开始放缓了下来,胖子夹了一口烤鱼放到周阳的碗里,开口说到。

 

 

“小阳,上次我听人说,凌飘雪好像有个未婚夫,据说好像还是某个大企业的公子哥,老有钱了!”

 

 

这事情周阳也曾经听过,而且他还深深的意味,凌飘雪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屡次对自己的示爱视若无睹!

 

 

“唉!”一声长叹,周阳心中的苦楚越发的浓郁。

 

 

俗话说一醉解千愁,但奈何又有酒入愁肠愁更愁,两种说法,周阳也不知道该是信服那一个了。

 

 

反正眼下他凭着自己的海量,在脚边零散的放了个八九个空瓶子时,周阳仍旧是一副愁眉不展的神色,心中不得丝毫痛快。

 

 

胖子看着周阳脸上的凄苦之色,也是有些心有戚戚,于是便出言鼓励:“别想那么多,兄弟我永远都支持你!”

 

 

周阳听罢,脸上露出了些许笑容,他此刻是在感慨人生中能够遇到一个像胖子一样的兄弟,他已经知足了!

 

 

片刻之后,周阳还是有些无奈的说道:“咱两无非就是村里出来的娃,跟那些富二代怎么比!”

 

 

凌飘雪是一个落魄豪门的公主,当年她家的企业可是在国内响当当的,但是家道中落如期而至。

 

 

不过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这番话显然不能用在凌飘雪的身上,她就算是没有了家世,仍旧有一副美的天怒人怨的盛世美颜,所以至此对她展开攻势的追求者中,依旧不乏世家子弟。

 

 

周阳自认何德何能,能够在如此强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他跟对手们显然不是出于一个水平线上的。

 

 

有些人天生就已经站在了一些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终点上,周阳的对手们,显然就是这样一群天之骄子。

 

 

相比起周阳的怨天不由人来,胖子倒是显得匪气十足。

 

 

只见他愤愤的拍了一下桌子,怒声怒气道:“兄弟,别想太多了,大不了咱来个硬的,老子就不信凌飘雪那小娘皮不吃这一套!”

 

 

“你赶紧给我歇歇吧!”周阳没好气的白了胖子一眼,觉得这货天生就是个敢土匪的料!

 

 

“我这不是这么一说嘛,呵呵!”胖子脸上讪然一笑。

 

 

一通吃喝过后,周阳与胖子分别离去。

 

 

原本胖子是和周阳合租的,但是胖子因为一些原因,所以就般到了别的地方去住了。

 

 

胖子的这个其他原因,完全是自己作死作出来的,他家里的经济水平算起来其实比周阳家里还要好上不少。

 

 

但耐不住这胖子天性爱赌,人只要一沾上了赌和毒,那这辈子基本上就算是废了了,胖子那原本还算殷实的家境也正是因此而败落,从原本的住小洋楼到现在的家徒四壁。

 

 

更惨的是家徒四壁还不说,胖子更是欠下了亲戚们一屁股的债,为了不让周阳的生活也一同被打扰,于是胖子便搬离了周阳的家,独自面对亲戚们的上门逼债。

 

 

如今周阳是被情所困,而胖子则是被赌所伤,颇有难兄难弟之感。

 

 

一夜无话,转天周阳起了个打造,打理了一番自身过后,就出门上班去了。

 

 

昨天晚上因为喝了不少,以至于周阳的脑袋至今仍然有些发疼,不过他可是从来不迟到早退的人,虽然现在工资还拿不拿得到都还在两说之间,但人胜在坚持!

 

 

轻车熟路的来到公司之后,周阳又是打扫又是收拾的,把如今已经寥寥无几的办公场所收拾的有条不紊。

 

 

自从前几个月起,胖子就基本上要到下午才会来公司报答,这是雷打不动的习惯,而老板凌飘雪现在对这边的诸多事宜也不在插嘴过问了。

 

 

周阳知道,她多半是对这里已经失去了信心。

 

 

不过周阳也没有去多嘴说些什么,这毕竟是人家的事业,他只不过是一个打工的罢了,又哪里有资格在哪里指三道四的。

 

 

正当周阳打理好办公室,坐在沙发上休息片刻时,凌飘雪急匆匆的就从大门迈了进来,脸上的神情十分激动。

 

 

“周阳,明天下午你跟我出去一趟,马上咱就要有业务了!”

 

 

“有业务!”周阳听得一愣。

 

 

随后,他脸上也露出了跟凌飘雪一般的神色来,欣喜若狂道:“真的?”

 

 

凌飘雪听罢,恨恨的瞪了周阳一眼,“你这人,我没事骗你干嘛!”

 

 

这还真不怪周阳如此不敢置信,而是因为他所在的公司,在凌飘雪的指导下已经有整整五个月没开张了。

周阳不自觉地便开始想到凌飘雪的种种治理方针,他虽然没做过什么生意。

 

 

但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作为公司由盛转衰的见证者,自然是对凌飘雪一直管理理念有些不太认同。

 

 

奈何他人轻言微,根本就无法左右凌飘雪这个老板的一意孤行,以至于公司盛况不复当年。

 

 

想到这里的时候,周阳脸上不自觉的就流露出了一种惋惜的神情来,这种神情被一旁的凌飘雪给捕抓到了。

 

 

在结合她的冰雪聪明,不难猜出周杨此刻心中的想法。

 

 

于是,凌飘雪便有些不忿的说道:“你脸上是什么表情,是不是把公司如今的落魄全怪在了我的头上!”

 

 

“没,没有!”周阳的否认有些结结巴巴。

 

 

“哼!”凌飘雪皱了皱小巧玲珑的鼻子,随后开口:“今天早点回去吧,明天我们可要有一场硬仗要打!”

 

 

说罢,凌飘雪转身便走,留下周阳一人呆愣在原地。

 

 

半晌过后,林飞自语:“还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人!”

 

 

轻飘飘的说完这句话后,周阳也起身准备回去,反正现在待在公司也没有什么好忙的,倒不如回家去看下林慧这个寂寞的女人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喜欢

广告合作

广告合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