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山UFO揭秘网

宝贝你的奶好大我想吃|宝贝我想你了厨房

历史趣闻 发布 次浏览
据海内网12月2日报道:

  “来,嫂子帮你。”

 

 

说着,嫂子的手竟伸了过来。

 

 

“嘶”

 

 

陈正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到一股麻意从脊背直冲脑门。

 

 

“嘘……”

 

 

“嘘……”

 

 

就在这时,嫂子竟然吹起了口哨。

 

 文学

 

“轰”的一下,陈正大脑一片空白,嫂子……嫂子竟然……哄自己小便。

 

 

在乡下,哄小孩尿尿都是这样,一边轻吹口哨,一边用手拨弄。

 

 

嫂子的动作让陈正脑皮发麻。

 

 

为什么陈正都成年了,迷人的嫂子还不避讳,给他尿尿呢?

 

 

因为,他是一个傻子!

 

 

在八岁那年,一场车祸,导致他脑神经受压迫,于是,他就傻了。

 

 

这一傻,就是十几年。

 

 

结果,半个月前,陈正的脑袋莫名其妙的灵光了!

 

 

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嫂子!

 

 

因为他尝到了甜头,被嫂子拨弄着小便多刺激啊!

 

 

没办法,嫂子实在太迷人了,虽然陈正心底有一种犯罪感,但还是没法控制自己。

 

 

而且,嫂子刚生了娃,大哥陈明迫于经济压力,出国务工,家里就陈正与嫂子两人。

 

 

因为大哥是养子,他们之间没血缘关系,这让恢复后的陈正胆子越来越大。

 

 

嫂子给陈正把尿后,堂屋婴儿床里的宝宝开始哭闹起来。

 

 

嫂子赶紧过去。

 

 

可她最近胸口涨涨的,宝宝吸不了多少,就会哭闹,这可把嫂子急死了!

 

 

“来,宝宝乖,吃……”嫂子解开衣服扣子,塞在了婴儿小嘴里。

 

 

一如往常,嫂子挤的红通通的,不见效果。

 

 

却不知,陈正已经偷偷来到她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

 

 

“好带劲啊!”陈正盯着嫂子,眼神放着金光。

 

 

嫂子弄了半天,宝宝还是没喝多少,她得将宝宝放下,两手拼命的挤起来。

 

 

越弄越生疼,疼的她俏脸苍白。

 

 

好一阵,忽然又一股急流冲出的感觉,一阵阵的刺疼。

 

 

她知道好像要出来了,于是赶紧起身站起来,想拿瓶去接,可突然看到了身后的陈正。

 

 

“啊!”一声尖叫。

 

 

与此同时,那像淋雨一般,洒在了陈正的脸上和衣服领口,一圈圈的。

 

 

陈正惊讶不已,只感觉浑身都是香气四溢,那股香味扑到鼻子里,浑身难受。

 

 

嫂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她赶紧将那收回了衣服里,然后转过身去。

 

 

她是第一次除了自己老公外,在别的男人面前露,更无耻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老公的弟弟!心底十分惆怅。

 

 

陈正也有点尴尬,想着如何收场,可目光不由自主沿着嫂子细长的柳腰,望向了圆润的把裤子绷的紧紧的臀部

“渴,好渴,想喝点什么……”

 

 

恍惚间,陈正伸出手指,沾了脸上一抹香甜,放入嘴巴里舔了几口。

 

 

这味儿真是又骚又甜啊,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

 

 

嫂子刚开始很羞涩,可想着,阿正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傻子,犯不着跟他计较吧!

 

 

可刚要继续,嫂子突然有点头晕目眩,如针扎一样,疼的她有点受不了。

 

 

她不管了,只想从这剧烈的痛楚中解脱出来。

 

 

“阿正,你还在吗?”

 

 

“嗯?”陈正应了一声,发现嫂子林子惠踉踉跄跄朝他走来。

 

 

“嫂子,你!你你……”

 

 

陈正只感觉喉咙发干,说话都吐不清楚。

 

 

林子惠扭扭捏捏,想了片刻,红着脸,道:‘阿正,我这里被蚊子咬了,你替我止疼好吗?’

 

 

陈正现在可不傻,盯着胖圆看,蚊子叮了哪有这么大的啊!

 

 

真把我当成了傻子呢。

 

 

想到这,心跳加速的厉害,本以为嫂子会过来训斥一边,可没想到竟然要自己帮忙止疼啊?

 

 

“是要挠挠吗?”

 

 

陈正装作一脸懵懂的样子。

 

 

林子惠纠结不已,脸蛋绯红,但实在疼得难受,只能咬着贝齿点了点头。

 

 

然后当着陈正的面,将衣服掀开,掏出圆鼓鼓,沉甸甸的。

 

 

陈正见状有点蒙,刚才她给自己把尿,现在又让自己挠她那个部位,不禁咽了口口水。

 

 

伸出颤抖的手按到了其中一处,轻轻抓了抓。

 

 

“嗯哼……”林子惠皱着眉头,忍不住发出一声低鸣。

 

 

这么轻轻的挠,对缓解涨疼一点效果都没,反而多了几丝瘙痒之感,让林子惠欲罢不能。

 

 

“阿正,你给嫂子再加大点力气,我是被蚊子咬的,很疼的哦。”

 

 

说完,她竟然抓起陈正的手,放在自己的胖圆出力,大力的按起。

 

 

陈正的魂儿简直都要爽飞了,之前他脑子恢复,也只是窥探,不敢亲手触摸。

 

 

毕竟林子惠可是自己名义上的嫂子啊!

 

 

现在是林子惠主动要求,不是自己的过错!

 

 

陈正红着眼眶,两手一起抓,都变形了,从外面一直往里推了过去,手感麻酥酥的。

 

 

林子惠不禁吃惊的看了陈正一眼,本来疼的难以忍受,死马当活马医,让他试试,可没想到效果还不错,巨疼得到了些许缓解。

 

 

而且,这么一双手,肆意的把弄,强烈的舒爽感压过了内心的羞耻,心跳如麻,浮想绵绵。

 

 

自从她嫁给了她老公陈明,每次羞羞的时候都是速战速决,从未体验过女人真正的乐趣,等她怀孕后,陈明又担心动了胎气,孕期一次都没碰她,孩子出生后,他又跑去国外务工,可想而知内心有多么空虚、寂寞啊。

 

 

而现在被他傻子弟弟陈正这么一弄,林子惠的那份激情之火彻底点燃了。

 

 

陈正多按了几下,林子惠随之痛叫了几声,额头冒出冷汗。

“怎么了?”陈正装着傻乎乎的样子,松开了手。

 

 

“不要停哦,停下嫂子会更疼……”林子惠颤抖道。

 

 

陈正猛地吞了口口水。“可是我有点饿了。”

 

 

现在这一大团,熟透了,太勾人心魄了,这要是吃上一口,岂不是爽上天了?

 

 

陈正装傻还装的真像,估计也是看准了林子惠的心思。

 

 

“饿了?”林子惠突然脑瓜开窍,以前她看过一点医学知识,这种情况,用嘴巴猛吸也能治。

 

 

思虑完后,望了望陈正,羞愧不已,可转念一想,他是个傻子,懂什么呢?让他吸,他哪懂男女之事?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林子惠压抑不住心底的欲念。

 

 

“阿正,你要是饿了的话,就喝吧,宝宝能喝,你也可以!”

 

 

这话一听,陈正的脑瓜瞬间炸开了,啥都不管了,跟个疯子一样,直接扑在了林子惠的怀里,咬住,然后大口起来!

 

 

咕噜!

 

 

一阵阵浓香沿着喉咙,灌入到自己嘴巴里。

 

 

“咿咿”

 

 

林子惠忍不住兴奋,美眸睁的大大,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他安慰自己,阿正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自己这么做都只是为了宝宝……

 

 

可突然,一阵诡异的柔软感在胸前缠绕起来,酥麻的更强烈了,竟让她忍不住直接抱住了阿正的脑袋,紧紧地摁在怀里。

 

 

细细一看!

 

 

这让她顿时羞愧不已,但有舍不得松开。

 

 

迷糊中睁开眼,悄悄往下望去,只看见阿正的裤子,藏了大炮,都要把裤子给炸开了。

 

 

“阿正……”

 

 

顿时,林子惠脑袋一片空白,脑子里只剩下一种无耻的念头。

 

 

“咋了?”陈正突然抬头,瞄了一眼嫂子脸上的表情,判定她现在肯定是对我着了魔。

 

 

“阿正,求你再往下一点。”林子惠的语气几丝柔弱,带了点娇羞。

 

 

陈正闻言,眼光一凉,知道她已经情难自已,为了降低她心底的戒备,还装着傻傻的样子,问:‘嫂子,不是这里被蚊子咬了啊?’

 

 

林子惠羞愧的面红耳赤,浑身麻软,有点无法自拔,“是蚊子太多了,也咬到其他地方了,阿正,你快点帮帮嫂子啊……”

 

 

“哪里?”

 

 

“往下一点嘛。”林子惠目送秋波,看着怀里的男人,双腿不禁夹了夹,减轻那种瘙痒感。

 

 

陈正颤抖的手,将嫂子的衣扣,一颗颗的解开,完美之处瞬间绽放!

 

 

“是这里吗?”

 

 

陈正指着林子惠的小腹处。

 

 

“嗯。”林子惠微微点头。

 

 

陈正就伸出了舌头,沿着腹部的白皙,缓缓往下。

 

 

“继续,继续……”

 

 

林子惠扭摆着小蛮腰,浑身热的发烫,不由得将肚皮往陈正脸上挤压,腿脚往他胳膊上磨蹭。

 

 

陈正早已邪火怒烧,一路往下,在小腹处打了三个圈圈,吧唧吧唧的。

 

 

这种感觉,都要把林子惠给急疯了,她以前那里享受过这等舒畅啊?

 

 

如果早知道自己老公那里那么不堪,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跟他结婚?现在后悔了,可是还有补救的机会吗?

 

 

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将长裙褪下。

迎面而来的热气,让陈正脑袋一片空白,立马低头,一阵狂吸。

 

 

可正在这时。

 

 

哇哇!

 

 

旁边传来宝宝的哭闹声。

 

 

林子惠这才猛然惊醒,想着身下的可是阿正,不是自己的老公啊!

 

 

阿正再傻,他也是个男人,可不能突破这个底线啊,不然不光对不起自己老公,也无法做人了哟!

 

 

“行了,到此为止吧,谢谢阿正。”

 

 

林子惠匆忙提上裤子,抱着宝宝,狼狈的从屋内走出。

 

 

此时的陈正一脸懵逼,欲哭无泪,刚提上的兴致,这就结束了?

 

 

身下早已火热,涨得难受,却中途被暂停了,这种滋味亏了真是折磨啊!

 

 

陈正长叹一口气,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了一阵,可脑海里依旧浮现着嫂子林子惠物美的倩影,胸前的完美,白嫩的肌肤。

 

 

一想到这,异常难受,压抑,甚至有点微微泛疼。

 

 

他想去冲洗个冷水澡,给自己降降温。刚到院子里,突然听见一阵迷人的嗓音,从偏房传出。

 

 

仔细一看,竟发现偏房里,嫂子闭着眼,打了一盆热水,俏脸红润,用毛巾磨蹭着身子。

 

 

她享受着这种自我安慰的愉悦,虽然知道这很羞耻,但就是控制不住,老公能力不行,常年空虚寂寞,突然被阿正点燃,宛若打开了心灵的窗户,瞬间沦陷。

 

 

她闭着眼,开始幻想阿正。

 

 

陈正本来就难受的要死,看到这一幕,更是激动,脑子嗡嗡叫!

 

 

现在宝宝睡着了,家里就剩下我跟嫂子了,无人能打扰我们之间的秘事。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疯狂的注意。

 

 

当然,他还是在装傻,蹑手蹑脚的进了偏房。

 

 

林子惠注意到动静,回头,慌张的提起裤子。

 

 

但看见阿正裤衩的动静时,暖流肆意,那里痒得不行。

 

 

“嫂嫂子,热,热,洗澡澡……”阿正装的傻里傻气,对林子惠呆滞的说道。

 

 

“好,好啊……”

 

 

林子惠颤抖道,眼神一直勾着阿正的裤衩看。

 

 

这几年,阿正因为是个傻子,生活起居都是嫂子照顾,她心底也跟往日一样说服自己。

 

 

再说,阿正智商跟弱智一样,很好哄,他一定能给自己保守秘密。

 

 

而且大晚上,村里家家户户都睡炕上了,就算闹出再大动静,也不会被察觉。

 

 

想到这,林子惠心跳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阿正,要洗澡的话,得把衣服脱光才可以。”

 

 

“哦。”陈正点了点头,但装的很笨拙的样子,手忙脚乱,难脱。

 

 

林子惠心底一急,直接伸出手帮阿正脱下了汗衫。

 

 

阿正身子骨很结实,孔武有力的肌肉凸显出来,在暗黄灯光下散发着雄性的光芒,身材魁梧,很有力量感。

 

 

嫂子林子惠见状,开始有点痴迷起来,突然有点埋怨为什么自己老公没遗传到这么好的身材呢?

 

 

随后,竟当着阿正的面,伸出手放在他八块腹肌的小腹,覆盖上去。

 

 

陈正感觉舒服极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喜欢

广告合作

广告合作

Top